快速通道

  • 办公系统
  • 教务系统
  • 图书馆
  • 资料库
  • 宣传部
  • 思政网
  • 招生网
  • 就业网

当前位置: www.4058.com首页 >> 正文

行走在青春的路上——中文系10级汉语言文学班张彬访谈录

2013年08月09日 16:59 审核发布:宣传部 点击:[]

张彬获奖作品概况:张彬是我校2010级中文系学生,爱好摄影,热爱文学。他的摄影作品《春之韵》获2005年安顺首届少儿艺术节摄影二等奖,《春天里的三岔河》获2010年省大学生学问月活动摄影比赛一等奖。2012年荣获“最美中国”大学生摄影大赛二等奖。他曾执导过个人影视作品《激情飞扬的青春》、《大家都是好孩子》。从2011年至2012年在《www.4058.com》报上发表文章《稻草人》、《在初秋怀念春天的味道》、诗歌《恋空》、《未来》、《我希翼》、娄湖畔摄影专栏上发表作品《油菜花》《牵牛花》、《花朵》,2012年11月9日于校园荷花池举办为期三天的个人摄影作品展,共34副作品。

 

第一次与张彬见面,他正拿着单板机在拍照,穿着朴素。这位瘦瘦小小的青年,就是这次举办个人摄影展的张彬。我向他作了简单的先容,并说明来意,很快便进入采访主题。

 

在艰苦的生活中成长

 

张彬生活在一个贫困的家庭里,家中有6口人,爸爸妈妈和一个弟弟、两个妹妹。爸爸在普定县上开了一间小相馆,妈妈下地干农活,平时没活的时候会到县城里帮忙爸爸照看馆子。因为家庭的不重视,没有提供良好教育条件,导致弟弟妹妹现在都已经不上学了。谈起关于他的家庭状况,张彬表情淡然,好像在说着很久的故事。

 

“小时候,从家到县城只要半个小时,比较近,而且爸爸相馆的生意还不错,一家人的生活还算过的去。后来,因为昂贵的一笔房租费,只好被迫搬家,搬到一个相对便宜偏僻的山脚下。那里成了大家的家,没有自己的厨房,没有自己的卧室。从家里到县城很远,每天要走两三个小时,而且路还是泥巴路,生活过的很拮据。一家人很少坐在一起吃一顿饭,因为要照看相馆,爸爸妈妈和我只好交替吃饭。弟弟曾到外面打过工,他年龄小,还未成熟,还未完全独立,没有实力在外头拼搏,后来又回到家中。现在呆着家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又孤僻少话,真替他担心!大妹身体不好,在家里养病,偶尔会去爸爸的馆子里帮忙。二妹在浙江的一个休闲吧里上班,她很聪明,很乖,很能干,家里耽误了她的人生,其实她应该再接受教育的。”说到这里,张彬问我:“你的家乡在哪里?”听到我回答在海南。他眼神从之前的忧郁变成了喜悦。他问我:“那是一个漂亮的地方吧,我一直都想去那里,拍下许多美丽的照片。”我笑笑点点头。

 

每个人都会遇到生活的无奈和迷茫,有些人选择认命,有些人选择奔跑。张彬选择了后者,即使家中的困难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但是他选择在艰苦的青春路上奔跑,寻找自己的定位,生活再苦,也要咬紧牙关,强忍度过。

 

从迷茫到从容,他走在自己的路上

 

二零零六年,张彬上高一。再接下来的几年里,他被病痛困扰——焦虑性抑郁症,医院、学校、家、治疗所往还反复,病情也反反复复,心情越加压抑。最终,他决定走出医院、离开学校、离开家、离开父母家人,开始一个人的流浪。那是二零零八年的九月。

 

“那你离开了家,是去旅行了吗?”

 

“我不是去旅游的,我是去干工地,第一站是在贵州境内,黔南独山县,修高速公路的涵洞。在工地上,什么样的人都有:老板、工人、包工头,来自四面八方。大家每天要做十余个小时的工,抬石头、架钢管、绑钢筋、下水泥、拌灰浆样样都做,每天都是灰头土面的。放工后却又像是一群土匪,吃的是大锅饭,最差的伙食用最大的碗,没见他们吃得很香,只是吃的很多。睡的是地铺,铺盖黑得发亮,却睡得那么死。和他们一样,大家都孤独着,用最无聊的东西来提醒自己大家还在生活着,熬着。”

 

“在这样的环境生活,对你的病情有没有影响?”

 

“我是所有工人中最年轻最羸弱的一个,干活的时候他们总让着我。他们教会了怎么把钢架的螺丝上得最稳,怎么把钢筋绑得又牢又快,怎样做标记,怎样放点。每天睡不着时,都会写日记,记下我所看到的东西,心里的感受,脑袋里想到的。然而,我还是没能呆多久,没能融入他们。不甘太现实的生活方式,害怕未知的东西,我结束了历时半个多月的工地生活。”

 

张彬带着迷茫,回到家中。呆了一阵子,他又开始流浪了,这一次是去云南昆明。通过朋友的先容,张彬和他们同在一个小厂子里上班,每天二十块钱,做的是轮胎翻新。那些废旧了的轮胎壳把外面的一层割掉,再套着一个大钢圈整体推进烘烤炉里烘两个小时左右后开炉,大家就得一个个下胎,等在割掉的面上重新粘上新的外壳后又推进锅炉里烘烤。他的手常常被烫伤,晚上睡觉的时候不小心碰着了就疼。三天后,张彬走了。

 

他告诉我:“当时自己感到很沉重,很压抑,因为身体不好,只好又回家了,生活过的很潦倒。”

 

二零零八年十月,张彬再一次一个人去了江苏。刚到芦墟莘塔,他找不到工作。经过他的多次碰壁,一个月后,张彬在在一家五金企业里在当一名操作工。

 

“操作工主要的工作是什么?”

 

“我负责用双手从废弃了的润滑油里打捞出那些成品螺丝,那些缠绕盘踞在液池里细碎弯曲且锋利无比的金属费丝总让人有一种有毛毛虫在身上爬的感觉。几十个机械一起运行,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轰轰烈烈。由于我的身体没能承受住这种工作,两天后我没再做了。”

 

“这次辞去工作,也是回家吗?”

 

“不是的。几天后,我向别人借了50块钱坐车辗转去了浙江嘉兴,在嘉北投奔一个亲戚。那里是一个贫民窟,一个贵州人的贫民窟。我就流落在这些摇摇欲坠的破房子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没有一座像样的房子,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到处都是石棉瓦盖的屋顶,到处都是臭水沟。直到快过年的时候,所谓新的一年新的气象,我该回家了。从嘉兴驶往贵阳的火车,载着我这样一个空壳和一颗空荡荡的心回到了普定。”

 

“过完年后,你还有去漂泊吗?”

 

“没有了。在外头的日子很辛苦,走在大街上,看着路人脸上充满笑容,内心会倍感压抑,迷茫的心找不到方向。我渴望逃离,抛开一切世俗,做一个快乐的自己。”

 

“那你想回到学校吗?”

 

“刚开始没有,自己的日子过的浑浑噩噩,没有目标,没有计划。有一天,我去同学的学校玩,和他们一起踢球,一起上课,也就是在那一刻,我的内心燃起了一种想读书的渴望。”

 

二零零九年,张彬回到学校,他想要一个高中文凭。看着周围的同学为自己的大学梦努力拼搏的样子,他心动了,内心有说不出的羡慕。他决定参加高考。二零零九年六月七日高考过后,他没考上任何学校,但练就了一颗还算坚毅的心。落榜的惨败并没有浇灭张彬熊熊燃起的希翼,他选择了复读。

 

“既然选择了复读,那当时的你有没有信心金榜题名呢?”

 

“其实每个人都是一座宝藏,成功的关键在于如何唤醒心中的巨人。如果每个人都能找到生命的意义所在,那么所有人都能成为自己心中的英雄,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我是张彬,我要在高考中为自己的命运而战!’我每个月都会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抄写一遍,一共8遍。

 

张彬开始守望,在冬季里守望春天,在春天里期待夏天。皇天不负有心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他收到了www.4058.com的录取通知书。

 

“拿到大学通知书,当时你的心情如何?”

 

“我也说不清楚,我的脑海里不停地浮现‘我要上大学了!’”

 

“在外多次的漂泊,上了大学,会让你流浪的心沉淀下来吗?”

 

“一切都还如意,一切都很平静,没有了堆积如上的考题,没有了排得满满的课程,初进大学的我像是跌进了一个人间天堂,充分享受着这里的自由。上了大学,整个人生忽然变得缓慢了,让我感觉不到生活的运转,学习节奏也变得没了节奏,一切都乱了套,人也不那么冲动了,像一匹驯服了的小马失去了野性。只剩平静、淡泊、信仰、思考和想念了。环境改变了,许多新鲜的东西不停地冲击着我固守的疆土。我开始写东西了,写成的东西拿在《www.4058.com报》上发表,还参加学校的征文比赛。我喜欢上了创作,喜欢上了文学。”

 

在和张彬的交谈中,可以体会到他每一次远行,都不是心旷神怡;每一种感受,都沉重得不能提及。喝过稻田里的水,睡过山里的废墟,搭过车逃过票,偷过玉米棒,这一条路,走的好辛苦。有时候走向远方,反而能寻找到真正的自己,释放生命的正能量。人们常说,在于结果,不重视过程。对于他来说,这美丽不是缘于流星稍纵即逝之美,而是美在破茧化蝶的过程。

 

用相机记录生活,用镜头欣赏世界

 

奔波的生活对张彬的人生定位有很大的影响,让他能以积极的心态面对人生。但是,成长的道路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对于他自己的经历,他觉得是五味杂谈,难以放下心里的负担。两年前,他喜欢上了摄影,喜欢用相机去感悟大自然的宁静,用相机去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用镜头去拍摄一张张有感情、有故事、有阳光的照片。虽然没有系统学过专业常识,没有好的设备,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止他追逐梦想的足迹。在这个深秋,他决定把自己这几年的作品做个整理,开一个个人摄影展,并把赚的钱全部捐助给安顺的贫困儿童。张彬告诉我,他之所以把举办个人摄影展地点选在学院荷花池,是希翼大家能够在宁静的环境中感受他照片中所要表达的含义——自然、阳光、宁静。

 

“你为什么喜欢摄影?”

 

“因为爸爸是开相馆的,小时候爸爸生意忙的时候,我要学着去帮忙拍照,从一直不愿意到必须去做,到后来的喜欢。现在,摄影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摄影给你的生命带来了什么?”

 

“我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而摄影就是我收藏这个世界美好事物的工具。用相机的镜头记录喜欢的东西,融入大自然的怀抱中,触摸着历史遗留下足迹。”

 

“听说你的摄影创作都是爬山涉水,为了拍到那最美的一刻?”

 

张彬苦笑了一下,说:“最美的永远是那一瞬间。记得第一次搞摄影创作的时候,是在黄果树。为了拍下黄果树瀑布最壮观的时刻,我在山上睡了3天3夜才拍到我满意的一张。”

 

张彬指了指画架上那张《凤凰古城的夜景》,说“在凤凰古城的时候,我跟一个朋友去了6天,计划古城3天,张家界2天。大家晚上在外露营,睡在山顶上,那时候还下雨,地上冰冷。不过有些遗憾,由于张家界的门票太贵了,大家本来想逃票了,不过不行。只能在门口望着张家界,却进不去啊。”

 

“你是为了创作而去那些地方的吗?”

 

“不能这么说,因为有时候美是在无意间发现的。人在一个地方呆太久了,换换心。”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张彬保持着笑容,看似小有成就的张彬,其实隐藏了对生活的无奈、人生的迷茫。生活的轨道在于自己的选择和追求,给生活一个阳光,给自己一个微笑,幸运之神将会降临到你的身上。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挫折成就未来,多少伟人都是经历过风雨最后才走向成功的。困难就了他的坚强,虽然承受了太多的压力,面对了别人无法面对的痛苦,但他同样得到了别人没有的坚强,得到更多的收获。带着这份坚持,经历了太多的坎坎坷坷,注下一段无法释怀的情结。

 

追忆起张彬的这段苦涩青春,或许你会对他的经历感伤,或许你会为自己美好生活而喜悦,或许…

 

张彬说:“对于自己的经历,其实是大家这一代人的问题,是比较社会的问题。”

 

无论你怀揣怎样的心在青春的路上行走,都要笑着面对每一天,面对每一次挫折,面对每一次烦恼,用“坚强”的信念面对人生的坎坷,在命运面前从不低头、不退缩,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勇敢地去生活。(记者团见习记者 刘小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